資訊動態

【企業動態】巨化:中國化學工業的一顆明珠

2018-12-17

      

圖:藍天白云下的化工城(朱睿攝)

浙西衢州,爛柯山下,有一家化工企業名聞遐邇,這就是歷經整整一個甲子的巨化集團。60年來,巨化以持續的探索與創新,在氟化工、氯堿新材料等領域擁有多個世界第一,成為技術先進和實力強大的行業翹楚,更是新中國化工企業的典范。

1958年,新中國建設如火如荼,國家急需化肥。巨化第一代創業者響應號召,從祖國四面八方匯聚到衢州千塘畈,在荒地上建起了巨化前身的衢州化工廠,不僅填補了浙江省化學工業的空白,也成為新中國第一個自我設計、自我制造、自我安裝、自我試車生產的大型化工聯合企業。由此,巨化完成了第一次創業,躋身我國八大化工基地之列。

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巨化人先后以氟化工、電子化學品等高端產業為目標,開始了第二、第三次創業。歷經3次創業的巨化,化蛹為蝶,不斷騰飛,2017年,實現銷售收入266.59億元,總資產355.69億元。與10年前相比,分別增長了124.50%和196.63%;在海內外設立了5個研發基地,兩個國家級技術研究中心;累計取得省級以上科技成果25項,獲得專利455項;主導、參與編制正式發布的各類標準240項,其中國家標準15項,部分標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尋找新契機 擁抱氟化工

上世紀90年代初,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巨化人開始尋找新的發展契機,氟化工便是他們瞄準的目標之一。

氟化工產品廣泛應用于軍事、航空、石化、交通、醫藥等領域。我國氟化工雖然起步于上個世紀50年代,但發展緩慢,多年來,只能以低廉價格輸出氟化工最寶貴的礦產資源螢石,又以高昂價格進口氟產品。

為滿足國民經濟建設對氟化工產品的需求,我國于1983年作出了引進國外先進技術設備、在國內建設一處大型氟化工基地的決定。消息一出,全國包括上海、武漢、濟南等各地迅速作出反應,主動請纓上馬氟化工項目。

巨化當時雖然擁有40多套生產裝置,但當家產品化肥、電石、氯堿等由于能耗大、工藝老、附加值低,已陸續失去競爭優勢。面對難得的機遇,他們沒有猶豫,主動出擊,而且志在必得。

巨化地處的浙江省有豐富的氟化工主要原料螢石資源,自身還有著豐富的化工生產經驗,以及酸、堿、氯氣等氟化工生產必須的基礎化學產品。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在選址之爭中,國家計委和化工部鄭重地把項目交給了巨化,企業從此翻開了新的篇章。

從1984年巨化向國家計委上報氟化工項目建議書到2004年的短短20年間,巨化人奮力篤行,在氟化工領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

起初,巨化斥巨資引進瑞士、日本、美國等發達國家的制冷劑、甲烷氯化物、無水氫氟酸的技術。引進后,巨化人便著手消化、吸收和再創新,歷經10年努力終于甩掉洋拐杖,走上了自主創新之路。

20年間,巨化人交出了一份份令人滿意的答卷。1993年甲烷氯化物、無水氫氟酸等4套主裝置先后建成投產,其后自主開發第二、第三、第四代制冷劑,產品品種由原來的2個擴展到現在的近10個;1998年聚四氟乙烯建成投產,產品迅速占據國內40%的市場份額,并大量出口歐美市場,建成了國內最大的“塑料王”生產基地;2004年六氟丙烯建設投產,通過自主研發,取得改性PTFE等產品技術的重大突破,品種、質量、產能都得到較大提升,使巨化終成全國最大的氟化學工業基地。

自2005年開始,巨化在氟制冷劑領域開始全力加速,到2017年底,制冷劑裝置規模和運行負荷穩居同行業前列。其中R134a技術水平和綜合競爭力雄居全球第一,混配小包裝制冷劑市場占有率全球最大。同時,巨化依據自有技術在中國率先實現了新型綠色環保氟制冷劑的產業化。

如今,巨化氟化工產業的規模、技術創新能力和綠色發展水平成為業界公認的中國氟化工領域的標桿,系列產品行銷五大洲20多個國家和地區,年上繳國家利稅超過10億元,是國內同行高度認可的領跑者與風向標,國際氟化工巨頭進入中國市場不容忽視的競爭對手和戰略合作伙伴。

發展新材料 搶占制高點

1983年,中國包裝總公司到各地遍訪企業,想找到一家能夠生產聚偏氯乙烯即PVDC包裝材料的廠家。PVDC廣泛應用于食品、化工、化妝品、藥品、軍工等領域,是有機高分子材料中綜合性能最好的塑料包裝材料。

巨化人得到信息后,馬上開展了嚴細周密的可研工作,從市場和技術兩個層面進行充分的論證,并從企業實際情況綜合分析后得出結論,發展具有高技術含量的PVDC產品,對巨化實現氯堿產業的轉型,大幅提高企業效益和競爭力,具有極為重要的戰略意義。

目標明確后,巨化人制訂了“先易后難,穩步推進,由內及外,制勝高端”的實施方略。從1986年起步研發,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就建成了千噸級PVDC乳液生產裝置。這期間,巨化的PVDC樹脂開發遇到了很大挫折,但巨化人不言放棄。關鍵時刻,企業決策者清醒地認識到,關注節能減排、推行循環經濟、發展高端產品是氯堿行業的必然趨勢。

巨化人上下同心,迅速行動:一是優化布局和定位:發揮巨化獨一無二的“氯堿到制冷劑”“氯堿到高檔材料PVDC”優勢工藝線路,圍繞新材料、新工藝、新用途、新需求等發展方向,著力鞏固PVDC產業鏈競爭力,有效提升產業鏈的創效贏利能力;二是發揮巨化人“二次聚合”能力以及復制和工程化能力,搶占PVDC行業發展的制高點,奪取控制權;三是走清潔生產之路、實現可持續發展。巨化集中對PVDC裝置的關鍵環節——單體生產工藝進行攻關,在全國率先解決原料替代,實現了清潔生產。

到2008年,巨化已全部掌握了PVDC樹脂的核心生產技術,擁有了樹脂制造的自主知識產權,以此確立了三大競爭優勢:一是產品品質穩定,產品質量達到國際先進,已被客戶普遍認可;二是大釜及特大釜攻關取得了突破,為規模化生產和質量提升提供了技術支撐;三是單體合成新工藝的成功應用,實現了產業的綠色發展。此后不久的2009年8月,巨化如愿以償地接到了雙匯集團的第一個百噸級大單,國內市場的突破,進一步增強了巨化人的信心。到2016年1月,巨化PVDC保鮮膜、腸衣膜、MA樹脂順利通過美國FDA、歐盟EU認證,成功打開了國際市場。

彩虹總在風雨后。2017年,巨化PVDC樹脂產能和規模躍居國內第一。巨化從2008年申請第一個專利開始,目前已擁有授權發明專利15項,公開階段專利22項。

進軍高端 勇闖四難關

電子化學品是業界公認的精細化學最高端產業之一。早在2010年之前,巨化就開始利用自身的產業優勢,布局電子化學材料這個產業高地。電子化學品品種多、專用性強、專業跨度大,具有技術門檻高、產品更新換代快、附加值高、質量要求嚴等特點,被譽為精細化工皇冠上的明珠。

在巨化,電子化學材料是被列為與PTFE、PVDC比肩發展的后起之秀和希望之星。這顆新星的升起,不僅將為巨化積蓄巨大的能量,而且作為“中國芯”的重要組成部分,將在提升民族工業方面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

從宏觀層面講,國家信息產業安全至關重要,國有企業要有產業報國的國家責任;從經濟層面講,雖然進入的門檻高、難度大,一但攻克技術難關就能取得可觀的效益;再從企業的微觀層面分析,巨化進入電子化學材料領域,不僅可以整合延伸現有的產業鏈,發揮巨化已形成的氟化工、鹽化工、煤化工方面的優勢,還能將企業化工技術的雄厚基礎發揮出來。

要想摘得這顆皇冠上的明珠,必闖技術關、產業關、人才關和市場關。幾年過去,憑著執著和智慧,巨化人收獲了累累碩果:在濕電子化學品領域,巨化在全國率先打造出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擁有20余種產品,建有國內獨家的ppt級氫氟酸、硫酸、硝酸、鹽酸、氨水、氟化銨、BOE等超純超凈生產裝置,成為國內品種最多、質量檔次最高的系列化電子化學品供應商。產品不僅進入中芯國際、華虹宏力、武漢新芯、華力微電子等國內企業,還遠銷日本、韓國等國家和中國臺灣地區。

在電子氣體領域,他們建成全球一流的高純氯氣和高純氯化氫工廠。同時,蝕刻清洗氣體系列、成膜氣體系列、摻雜氣體系列等逐步落地實施。

巨化成功的背后,蘊含著中國智慧和國家力量。2015年1月,巨化集團董事長胡仲明專程前往國家工信部匯報發展電子化學材料產業的建議,得到認可和支持。當年全國“兩會”期間,巨化提交了“關于發展電子化學材料產業的建議”議案,希望從國家層面進行頂層設計與規劃。當年4月,在國家工信部支持下,巨化承辦“首屆電子化學材料產業發展論壇”,上下游企業、科研院所齊聚一堂,共謀產業發展。2015年11月,中國電子化工新材料產業聯盟在京成立,巨化當選首屆理事長單位。

借著國家支持的東風,巨化電子化學材料產業進入彎道超車階段,其麾下電子化學材料公司——浙江博瑞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凱圣氟化學有限公司等集體發力,一批批包括鋰電池材料、ppt級電子氫氟酸和硫酸、鋰電池電解質、電解液一體化等項目應運而生,并產生效益。

2017年,巨化又攜手民營企業永利集團、央企中航國際旗下盛芯基金、上海領銳創投等合作伙伴,聯合收購德國漢高集團電子封裝材料業務100%股權以及相關知識產權、著名商標、研發資產和海內外營銷渠道。此舉不僅使巨化順利進入集成電路封裝材料領域,實現在集成電路制造領域的前后端制造相關材料供應的全覆蓋,豐富了產品線,完善了產業鏈,形成固、液、氣三態結合的電子化學材料產業生態系統。

同年底,巨化與國家大基金同為第一大股東成立中巨芯科技有限公司,從而標志著巨化成為中國發展集成電路產業、踐行國家產業戰略的國家隊成員。

創立新機制 搭建大舞臺

好的激勵機制,是企業不斷前進的動力。2016年夏,一則關于公開選拔鑫巨公司核心經營團隊的公告在巨化如一石激水。這則公告就是要在全集團選拔人才,與以往不同的是,公告中還第一次出現了“股權期權激勵”的新鮮事。

這則公告可以理解為巨化改革管理模式,創建新機制的開始。經過精心準備,在公平公正公開的競爭中,一個由11人組成的參選團隊脫穎而出。這個集管理和技術復合型、市場營銷型、生產管理型人才呈品字型結構的小團隊沒有辜負希望,上任之后,新團隊跑市場、找客戶、優化工藝,改進質量。經過艱苦努力,鑫巨公司當年就完成了產量計劃的167%、銷量計劃的232%。2018年上半年,他們再接再厲,又創佳績。不僅如此,新團隊還針對市場需求,在實現產品的多品種化方面開始了研發和探索。

巨化集團正式印發的創新創業平臺股權和分紅激勵辦法的通知,對“創新創業”平臺進行了詮釋。在創新生態政策的引導和鼓勵下,巨化新一輪的創新生態布局開始了,一批小老虎公司次第而出。與此同時,技術中心功能制劑項目等一批項目工廠開始運行,與小老虎公司共同成為巨化創新生態園中一道亮麗的風景。

圍繞創新生態,巨化人從組織架構、創新平臺、研發投入、體系建設等方面全面展開。至2017年底,巨化已擁有15家高新技術企業,建成國家氟材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和5個省級重點企業研究院、1個省級企業研究院、1個省級氟硅新材料質檢中心,并在海內外設立了5個研發基地。

創新生態的形成給巨化帶來了累累果實,“十二五”期間,巨化技術中心完成技術開發項目108項,其中小試技術62項,中試技術46項,自主研發成果產業化的有含氟新材料、新型環境友好型制冷劑、氟材料制品和高附加值氟化學品等10個項目,產生效益達2億元以上。

圖:巨化晨曦(胡躍庭攝)

控制好選優 工廠智能化

建設智慧工廠,是巨化的又一個新目標。上世紀90年代初,當一些人還不知道APC(先進過程控制)為何物時,巨化已經成功運用并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效果。起初,改造的生產控制系統自控率僅有56%,遠遠沒有達到設計要求。經與開發商協商,由雙方共同組成工作小組,對全部147道回路進行了測試和診斷,并在此基礎上反復進行參數調整,APC效果盡顯。

甲烷氯化物裝置是巨化“氟拉動”的心臟,不僅給后續氟制冷劑生產提供原料,又關系到相關單位的生產負荷,處于龍頭地位,經過20多年的運行,積累了數以萬計的工藝數據。APC對這些數據“好中選優”,“嵌入”到生產系統中,確保了操作的穩定性和可控性。另外,APC的開停車導航系統,能有效減少操作失誤。

目前,巨化氯甲烷裝置的APC系統已穩定運行2年,紅利不斷釋放:氯甲烷裝置自動化率提升到95%以上,裝置運行平穩度、產出率、產品質量都得到極大提高;節能減排降碳效益提升200%以上,每年減少蒸汽使用6370噸,僅節能降耗這一項每年可實現經濟效益256.7萬元;在裝置增加、產能大幅提升的基礎上,操作人員未增反降。

在APC試點項目成功的基礎上,從2016年起,巨化的“一線智能化”行動全面鋪開,對所屬12個事業部的裝置實施APC改造。APC項目在全巨化推行實施后,每年可帶來4000萬元的直接經濟效益。

巨化確定了以市場為導向、以智慧物流為支撐,構建供應鏈、生產鏈、價值鏈、管控鏈“四鏈”融合的智慧巨化戰略,內容包括“智慧總部、智慧營運、智慧物流、智慧金融”四大板塊,開始向更高的目標跨越。“十二五”末,信息化應用就已經實現了4個100%:數據備份率100%、因特網接入率100%、銀企互聯率100%、ERP覆蓋率100%。

巨化的智慧工廠建設得到了政府及行業的認可,2015年,“巨化智慧工廠”被列入浙江省“兩化融合”智能制造專項計劃;2017年,巨化入選全國首批500家“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貫標試點企業,并通過工信部首次體系貫標認證,被授予全國石油和化工行業“兩化融合”創新示范企業。

綠色新理念 生態化工城

凡事預則立。巨化堅持環保自律,實行自我革命。2014年1月,企業最早服役的功臣裝置——電石爐正式下線。它的退役標志著巨化將徹底退出高耗能的電石領域。

2009年,為了建設能耗更低的離子膜燒堿裝置,巨化主動關停了隔膜堿裝置,騰出了10萬噸能耗;為了擴建新型氟制冷劑項目,巨化又相繼淘汰了熱電廠4號、5號發電機組等若干套高能耗、低產出裝置。

近10年來,巨化主動淘汰了28套生產裝置,騰出72萬噸標煤的能耗,這是接近巨化近一半的用能總量。而所有關停的裝置,絕大多數還不是國家政策要求淘汰的落后產能。

巨化的“自我革命”,基本上是一場“自費革命”。淘汰的這些裝置中,由于關停而取得政府補貼的只有2臺機組,其余都是由巨化自掏腰包、自我消化。

如今,在那些退役高耗能生產裝置的現場,一套套新上馬的低能耗、高附加值的新產品新裝置巍然屹立。巨化起步時的當家產品——基礎化工原料的生產方式也早已實現了無害化和綠色化。巨化的“元老”合成氨廠,如今仍在生產液氨等基礎工業原料,但所采用的是自主開發的水煤漿資源化利用高濃度污水提氫及制氨專利技術,年消化超高濃度污水2.5萬噸,在實現污水處理無害化的同時還可節約1.5萬噸標煤。

通過淘汰落后產能,巨化還盤活了1500多畝土地,實施了千畝“森林巨化”項目,打造出一個花園式工廠和森林化工城。

巨化的堅持和付出終于有了回報。到“十二五”末時,巨化的萬元工業產值能耗已經比“十二五”初期下降了24.6%,與2006年末下降58.1%,走出了一條生產發展、生態文明、生活美好的“三生合一”之路。

“生態巨化”和“森林巨化”也成為巨化的新名片,顛覆了人們對傳統化工企業的認知。

回顧起綠色發展的過程,巨化人形成了3個理念:如果不把環保做好,企業連生存權也沒有;大型國企,要有大擔當;國家環境治理越嚴,對有責任感的企業越是利好,機會更多。

毛主席的囑托,讓從五湖四海匯聚到這里的巨化第一代創業者豪情滿懷,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十里化工城在浙西強勢崛起,成為新中國第一個依靠自己的力量建成的大型化工聯合企業。

“成為世界級先進制造業基地!”習近平總書記對巨化的指示,激勵著巨化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優化產業結構、謀求格局突破、全面深化改革、不斷提升企業競爭力。

在巨化成立60周年紀念大會上,黨委書記、董事長胡仲明表示,巨化能走到今天,靠的是代代薪火傳承的艱苦奮斗、開拓創新精神。立足當前,巨化人堅定“產業、制度、文化”三大自信,著力推動改革創新開放發展,大力實施轉型升級,堅定踐行綠色發展。展望未來,巨化人將堅持“自強、自信、聚力、聚合”的新時代巨化精神,聚焦高質量、競爭力、現代化,努力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圖:森林中的化工城(趙振華攝)

(文章來源:中國化工報,作者:陳丹江)

河北20选5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