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推薦閱讀】美國一百多年來的五次并購浪潮對中國產業轉型升級有哪些啟示?

2018-09-12

      

創新是社會發展永恒的動力。提起“創新”,人們通常首先會想到科學家、極客、技術狂人的技術創新,他們的發明創造往往橫空出世、耳目一新,強烈的沖擊著人們的感官。然而,還有另一種創新,它的發生往往非常緩慢,甚至伴隨著懷疑和輕視。只有商業嗅覺最靈敏的人,才能從眾人的無視中,發現它的巨大價值,并且為之不懈奮斗。大多數人只是“看不見、看不起、看不懂、來不及”。這種創新,就是商業活動組織方式的創新,或稱為“商業創新”。

商業創新不僅包括企業自身商業模式的創新,還包括企業之間組織方式、競合關系的變化,這在美國企業并購浪潮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在1900年到2000年的100多年里,美國企業經歷了五次并購浪潮,不僅改變了企業自身,也改變了企業之間的邊界和產業的形態。美國作為工業時代的全球引領者,一部美國企業并購史,就是一部工業時代變遷史。研究美國企業并購浪潮,對中國的產業變革和轉型升級有非常大的借鑒意義。

一、美國五次企業并購浪潮

第一次并購浪潮出現在1897~1904 年,特點是橫向并購,即同一個行業內的不同企業彼此并購。典型的案例是J.P.摩根創建的美國鋼鐵公司,收購了700多家競爭對手,最后形成了美國鋼鐵集團。此外,這一階段誕生的產業巨擘還包括標準石油、通用電氣、美國煙草公司等。

第二次并購浪潮出現在1916~1929 年,特點是縱向并購,即統一產業內的上下游企業之間的并購。比如,美國福特汽車公司通過大規模并購活動,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聯合體,福特公司并購了為數眾多的各類企業,形成了一個生產焦炭、生鐵、鋼材、鑄件、鍛造、汽車零部件以及汽車用冰箱、皮革、玻璃、塑料、橡膠、軸承、發電器、蓄電池等有關汽車制造的無所不包的生產統一體,還有完整的運輸體系,全國銷售網。

第三次并購浪潮出現在1965~1969 年,特點是混合并購,也就是企業進行跨行業、跨產品進行并購,走上產品多元化的道路。比如,國際電報電話公司的業務原本是電話、電報以及通訊設備,經過一系列并購,它又控制了謝拉頓旅館公司、艾維斯汽車租賃公司、鮑勃一梅里爾出版公司和萊維特父子公司(房地產)。

第四次并購浪潮出現在1981~1989 年,人們通常把這次并購浪潮稱為杠桿并購,原因是并購過程中通常會使用杠桿融資。但我認為杠桿融資只是表象,之所以能夠使用杠桿融資,是因為并購的目的是短平快的資產重組、資本運作。比如,類似KKR公司這樣的金融買家(是指專門從事公司買賣的機構和個人)是第四次并購浪潮中的重要力量之一。金融買家不是想長期經營,而是通過迅速分離公司的產品線或業務,并迅速地重構被并購公司的業務,以備出售。

第五次并購浪潮出現在1992~2000 年,這次并購浪潮的特點包括跨國并購、新技術并購。比如AOL收購時代華納,盈動數碼收購香港電訊。此外,思科公司為了獲得知識性資產和新一代產品, 竟并購了近70家“身懷絕技”的中小型高科技企業,從而使得自己的實力得到了空前的提高。

二、這些并購浪潮背后的創新周期

1、工業時代商業創新與美國第一次、第二次并購潮

人類社會經歷了農業時代、工業時代、信息時代、智能時代四個時代,每個時代又會經歷技術創新、商業創新、社會創新三個階段,這就是所謂的創新周期理論。

工業時代的技術創新發生于18世紀末至19世紀中頁,主要特征是現代物理、化學等基本科學理論的發現,以及基于這些理論出現了蒸汽機、火車等發明創造。

正是這些技術創新,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引發了工業時代的商業創新,重新確定商業活動組織方式。美國第一次、第二次并購浪潮,正是商業創新的具體表現。通過橫向并購,在企業內部的層面,產生了規模化的生產方式;通過縱向并購,在企業之間的層面,重新劃定了業務的邊界。

商業創新大幅提高了社會生產效率,造成了勞動力的冗余,而供給側的調整又不能及時跟上,所以引發了大量失業、需求不足,繼而產能過剩,出現了1929-1931年的大蕭條。此時,一邊是失業者食不果腹,另一邊卻把牛奶倒進海里。美國第二次并購浪潮也因大蕭條而終止。

2、工業時代社會創新與美國第三次、第四次并購潮

盡管如此,商業創新卻在不斷深化,在20世紀中頁引發了生活習慣、文化政治等領域的變革,這也就是工業時代的社會創新階段。美國第三次、第四次并購浪潮也是社會創新的產物。在此時期,企業商業模式、產品、市場趨于穩定,改善管理成為企業競爭的重點。因此,管理理論、管理大師集中涌現,美國第三次、第四次并購浪潮應時而生。

1960年代,美國第三次并購浪潮呈現出混合并購的特點,其本質是企業家試圖將一個行業的管理經驗運用于另一行業。在各個行業企業的商業模式、產業邊界都已相對穩定的情況下,這種經驗遷移理論上是可行的。

1980年代,美國第四次并購浪潮的特點是資產重組、資本運作,其本質是企業家試圖從管理業務升級到管理資本,通過資產重組剝離資本回報率低的業務(即BCG模型中的“瘦狗”),發展高回報率的業務(即所謂“明星”)。

3、信息時代技術創新與美國第五次并購潮

在工業時代進入社會創新階段的同時,信息時代的技術創新也悄然來臨。1950年代前后,信息論、控制論、圖靈機等理論為信息時代的技術創新打下了理論基礎(這就像18世紀的物理、化學理論),隨后1980-1990年代出現了PC、互聯網,信息時代技術創新階段拉開大幕。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了美國第五次并購浪潮,新技術企業參與到并購當中。工業時代形成的巨頭通過并購布局新興產業,互聯網時代涌現的新貴也通過并購快速成長,這正符合第五次并購浪潮的特點。

通過這些梳理,一方面進一步驗證了創新周期理論,另一方面,有利于我們在今天的中國,更好的把握產業發展階段和投資方向。

三、中國處在兩個創新周期疊加的階段

以上所說的農業時代、工業時代、信息時代、智能時代是針對世界范圍內說的。在世界范圍內,當前處于信息時代的商業創新階段,與此同時智能時代的技術創新還在醞釀。畢竟人工智能技術還沒有完成理論基礎的構建,這就好像工業時代的創新離不開物理化學理論,信息時代的創新離不開信息論一樣。

而在中國,由于中國的工業化是舶來品,是用最近50年的時間完成西方200年的工業化,所以中國正處于兩個創新周期的疊加,既是工業時代的社會創新階段,又是信息時代的商業創新階段。

所以我們會在中國看到奇特的一幕,中國一方面在互聯網商業創新領域與美國并駕齊驅,另一方面又具有美國1960年代的一些時代特征,比如各種商學院林立(邏輯思維、吳曉波讀書會、混沌研習社等)、工業企業開始成熟并尋求轉型(比如上市公司跨界并購、聯想集團重金投入AI戰略)、新的消費習慣、消費品牌崛起(出國旅游、三只松鼠等)、社會治理更加規范透明。

然而這種疊加是中國社會“補課”的結果,就好像一個錯過青春的人,終于有了讀書的機會,不得不同時讀中學和大學。一旦中學的課補完了,就會將全部的經歷放在大學課程上。所謂大學課程,就是信息時代的商業創新。

四、中國特色創新周期下的“并購”方式

面對信息時代的商業創新,中國的企業家和投資者們,應該做什么呢?

回顧美國的第一次、第二次并購浪潮,當時處于工業時代的商業創新階段,美國企業開展了橫向并購、縱向并購,重塑了企業和產業的形態。以此為啟發,是不是中國企業也應該開展橫向并購、縱向并購呢?

如果只是這樣的機械模仿,就脫離了事物發展的本源。就好像萊特兄弟發明固定翼飛機之前,很多人模仿鳥的飛行,試圖發明扇動翅膀的飛機。就好像毛澤東提出農村包圍城市之前,很多人模仿蘇聯革命的方式,試圖攻打大城市。

真正的啟發,不是模仿其他事物的表面形態,而是去應用背后的原理。鳥的飛行依靠空氣動力學原理,蘇聯革命的成功依靠唯物史觀和階級斗爭原理。同樣,美國的企業并購潮,也反映了創新周期的原理。

根據創新周期的原理,商業創新階段的主題是重塑商業形態,手段是整合現有的商業資源。所以,橫向并購、縱向并購,都是整合資源的方式。在工業時代,規模是提高效率的主要手段,所以商業創新的方向是通過收購擴大規模、控制更多的資源。而在信息時代,生產活動是分布式、柔性的,需要發揮各個資源要素的主動性、靈活性,所以單純做大規模、控制資源的整合方式,已經不再適用。

信息時代的資源整合,應該是以賦能平臺的方式,與眾多資源提供者形成互利共生的合作關系。平臺不是控制者,而是賦能者。眾多資源提供者不是聽命于平臺,而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與平臺合作。

為了進行這種形式的資源整合,一方面需要靠資本的牽引,另一方面需要借助互聯網平臺,把各種資源組織起來。這就是與工業時代單純依靠資本進行整合的最大區別。此時,掌控最大價值的人,不是資本的所有者,而是互聯網平臺的所有者。工業時代的整合者是JP摩根、洛克菲勒,而信息時代的整合者是馬云這樣的人。

馬云從阿里巴巴起家,經過淘寶的進一步啟發,再到菜鳥網絡、螞蟻金服,無一不是在打造賦能平臺、扮演資源整合者的角色。即便今天人工智能如火如荼,馬云演講中的主角仍然是互聯網,馬云對未來30年的期許仍然是互聯網對商業和社會的改變。這既是一種戰略定力,更是一種戰略洞察力。

馬云說未來30年社會將發生巨大的變化,而這種變化則孕育了機會。但能否抓住機會,則需要正確的認知和正確的行動。本文的目的,一方面是從創新周期的視角看待社會變遷,另一方面也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和我們一起通過資本與互聯網的工具,對各個行業的資源進行“賦能式整合”,抓住信息時代商業創新的機會。

(文章來源于:產業為本  ID:chanyeweiben)

河北20选5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