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推薦閱讀】中美貿易戰:原因、影響、展望及應對

2018-03-24

      

特朗普此次挑起中美貿易戰,直接目的在于以中美貿易嚴重失衡迫使中國進一步對美開放市場,深層次目的在于試圖重演1980年代美日貿易戰以遏制中國復興,同時在11月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前拉票。

中美貿易嚴重失衡責任不在中國,主要原因在于美元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美國過度消費的低儲蓄模式、全球價值鏈分工以及美國對華高新技術出口限制等。

中美貿易戰短期未必全面開打,但如果雙方管理不當,有可能逐步升級。如果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對中國高端制造發展及經濟增長將產生不利影響,但同時也將勢必增加美國民眾生活成本,推升通脹,制約消費,給全球經濟復蘇蒙上陰影。

中國的應對選項包括:精準還擊美國農產品、汽車、飛機等,以打促和;聯合歐盟、亞洲、非洲等其他國家和地區,擴大“一帶一路”;匯率貶值;拋售美債;限制美國企業投資;制定新的立國戰略等。

外部霸權是內部實力的延伸,中美貿易戰,我方最好的應對是以更大決心更大勇氣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堅定不移。

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初露曙光之際,中國再度面臨“修昔底德陷阱”。中美貿易戰拉開了全球領導權更迭的序幕,如能成功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將奠定未來內圣外王的基礎。

一、特朗普挑起中美貿易戰

北京時間3月23日凌晨,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備忘錄,基于美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的對華“301調查”報告,指令有關部門對從中國進口約600億美元商品大規模加征關稅,并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并購。在此之前,美國1月23日宣布將對進口太陽能電池和太陽能板以及大型家用洗衣機征收臨時性關稅,3月8日宣布將對進口鋼鐵和鋁分別課以25%和10%的重稅。由于美國3月23日宣布暫時豁免對歐盟、阿根廷、澳大利亞、巴西、加拿大、墨西哥、韓國等經濟體的鋼鋁關稅至5月1日,其貿易制裁意在中國不言而喻。

“301條款”為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的俗稱。該條款授權美國貿易代表可對他國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貿易做法”發起調查,并可在調查結束后,建議美國總統實施單邊制裁,包括撤銷貿易優惠、征收報復性關稅等,包括一般301條款、超級301條款、特殊301條款。本輪“301調查”于2017年8月啟動,調查重點在中國企業是否“涉嫌侵犯美國知識產權和強制美國企業作技術轉讓,以及美國企業是否被迫與中方合作伙伴分享先進技術”等議題。這屬于特殊301條款,是美國繼1991年4月、1991年10月、1994年6月、1999年4月、2010年10月之后的第六次對中國動用301條款。

作為還擊,中國商務部3月23日7點發布針對美國進口鋼鐵和鋁產品232措施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并征求公眾意見,擬對自美進口的約30億美元產品加征關稅,以平衡因美國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關稅給中方利益造成的損失。

從領域看,中國對美國擬中止減稅的領域在水果、豬肉這樣的農產品及初級產品,而美國對中國加征稅的領域不是中國更具比較優勢的中低端制造,而是《中國制造2025》中計劃主要發展的高科技產業,包括航空、新能源汽車、新材料等。這就不僅是貿易戰了,而是對中國復興的圍追堵截,在位霸權國家天然阻止新興大國崛起。

二、中美貿易戰爆發的原因

稅改、貿易保護是特朗普競選承諾的重要組成部分。在2017年推進稅改后,2018年特朗普把貿易保護作為重要議題,此次挑起中美貿易戰,直接目的在于以中美貿易嚴重失衡迫使中國進一步對美開放市場,深層次目的在于試圖重演1980年代美日貿易戰以遏制中國復興。并且,2018年是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年,11月美國將迎來國會中期選舉,但在5月就將進入中期選舉的密集投票期,特朗普也意圖打“貿易保護牌”向選民拉票,以繼續維持共和黨在參眾兩院的優勢地位并爭取未來連任。

1、中美貿易嚴重失衡是特朗普挑起貿易戰的直接原因,美方要求中國降低美對華貿易赤字1000億美元,進一步開放市場。中美貿易格局目前是中國貨物貿易順差、服務貿易逆差,這反映了中美比較優勢。根據中方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貨物貿易順差2758億美元,占中國貨物貿易順差的65.3%;而據美方統計,2017年美國對華貨物貿易逆差3752億美元,占美國貨物貿易逆差的46.3%,高于排第二位至第九位的八個國家之和(44%)。

中美貿易統計存在明顯差異,2017年二者相差近1000億美元。根據中國和美國統計工作組測算,美國官方統計的對華貿易逆差每年都被高估了20%左右。據《華爾街日報》報道,2月27日-3月3日劉鶴同志在華盛頓與美國負責貿易政策官員會談時,美方明確要求中國進一步開放市場,采取具體措施降低美國對華貿易赤字1000億美元。

但中美貿易嚴重失衡責任不在中國,原因主要在于美元與黃金脫鉤后保持主要國際貨幣地位、全球價值鏈分工、美國對華高新技術出口限制以及美國過度消費的低儲蓄模式等。

 1)美元與黃金脫鉤后美國創造以發行美元獲取其他國家資源和商品模式。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確立了以美元為中心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即美元與黃金掛鉤、各國貨幣與美元掛鉤。在美元與黃金掛鉤時,美國經常賬戶失衡具有自我糾正機制,即逆差導致美元發行收縮,降低國內總需求和物價,增加出口減少進口。

但隨著西歐和日本崛起,美國貿易順差逐年下滑,黃金儲備大量外流。1971年單方面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后,美國再也不用擔心經常項目逆差導致黃金外流,逐漸形成了其他國家向美國輸出資源和商品、美國對外輸出美元、其他國家再用美元購買美國債券股票的模式。因此,在美元與黃金脫鉤后的1976年,美國對外貿易開始持續逆差、且逆差規模越來越大。在1980年代,美國貿易逆差主要是對日貿易逆差。

2)美國過度消費導致儲蓄率低。美國的消費意愿始終大于儲蓄意愿,在世界范圍內的貿易赤字已成為常態;而中國的儲蓄率常年處于高水平,進一步拉大了兩國貿易差額。

3)全球價值鏈分工決定中美貿易格局,現行貿易統計方法夸大貿易順差。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中國逐漸成為世界工廠,以加工組裝方式向全球輸出商品,雖然中國的利益只是加工組裝的增加值,但當前貿易統計方法把出口商品全額計入。根據中國商務部2017年5月《關于中美經貿關系的研究報告》,在全球價值鏈中,貿易順差反映在中國,但利益順差在美國,總體上雙方互利共贏。據中方統計,中國貨物貿易順差的59%來自外資企業,61%來自加工貿易。中國從加工貿易中只賺取少量加工費,而美國從設計、零部件供應、營銷等環節獲益巨大。

早在2012年,時任世界貿易組織總干事帕斯卡爾·拉米談到,現行貿易統計方法只適合于過去出口產品完全產自同一個國家的時代,而在生產全球化時代,這一統計方法的漏洞直接導致了美中貿易逆差被夸大。從全球價值鏈的角度來分析中美在雙邊貿易中的獲益情況,更能全面客觀地反映實際情況。根據中國科學院測算,2010-2013年,以貿易增加值核算的中美貿易順差比傳統方式統計的中美貿易順差要低48%-56%。

 4)美國限制高新技術產品對華出口。農業、能源和高新技術行業是美國最具出口競爭力的行業,但是美國長期限制高新技術產品對華出口。有美國研究機構發現,如果美國放寬對華出口管制,對華貿易逆差可減少35%左右。

2、美國試圖重演1980年代美日貿易戰以遏制中國復興。2017年中國GDP達12萬億美元,相當于美國的63%,并且中國經濟增長率6.9%、遠高于美國的2.3%。如果按照6%左右的GDP增速再增長十年左右,即大約在2027年前后,中國有望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重回世界之巔。在此背景下,美國一直試圖遏制中國復興。

而在歷史上,美國曾通過貿易戰等成功打壓日本。在1980年代,美國貿易代表總計向日本發起了24例301條款案件調查,程序大多以美國提出改善貿易失衡的訴求,幾乎全部迫使日本政府做出讓步和妥協,自愿限制出口、開放市場和提高對外直接投資等。日本先后簽署了1987年日美半導體協議、1989年美日結構性障礙協議,最后更是系統性地開放國內市場。通過301條款,美國成功地打開了日本的鋼鐵、電信、醫藥、半導體等市場,包括強迫日本于1985年簽訂廣場協議和1987年簽訂盧浮宮協議,成功阻止日本挑戰美國經濟霸權,而日本應對失策導致日本資產價格泡沫破滅,一蹶不振。

三、中美貿易戰展望及應對

1、中美貿易戰短期未必全面開打,但如果雙方管理不當,有可能逐步升級。按照程序,美國貿易代表處將在15天內公布建議加征關稅的產品清單,之后有30天征詢公眾評議美國財政部將在60天內出臺方案,限制中國企業投資并購美國企業。期間,美國將試探中國的反應,相關利益集團也將進行游說。當前中美貿易戰還只是局部行業,美國貿易制裁中國高端制造,中國貿易制裁美國部分農產品,如逐步升級將會波及更多的行業。

2、如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對中國高端制造發展及經濟增長將產生不利影響,但同時也將勢必增加美國民眾生活成本,推升美國通脹,制約消費,給全球經濟復蘇帶來陰影。從中美的貿易結構看,中國主要對美出口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包括家電、電子)、紡織服裝、家具燈具、玩具鞋帽等,中國從美國進口的主要為中間產品和零部件,以大豆、飛機、汽車、集成電路和塑料制品為主。中國貿易順差較大的行業主要是機電音像設備(包括家電、手機等)、雜項制品(家具玩具運動用品等)、紡織鞋帽,中國貿易逆差較大的行業主要是大豆等農產品、汽車飛機等運輸設備、礦產品等。

美國貿易保護雖然會對其國內部分行業形成利好,但將損害多數行業及消費者的利益。若美國對中國制造進一步提高關稅實際上將等同于向消費者征稅,勢必增加美國民眾的生活成本,推升美國通脹,制約美國消費。

對中國而言,2017年中國經濟的復蘇很大程度上與出口的改善有較大關系,中美貿易戰可能影響中國出口增速下滑,影響經濟總量。但是,歐洲、日韓、東盟也處于復蘇狀態,我們可尤其增加對歐盟、東盟的進出口來緩釋來自美國的壓力。

3、中國應對:堅定不移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以打促和,聯合并爭取國際力量支持

1)外部霸權是內部實力的延伸,中美貿易戰,我方最好的應對是以更大決心更大勇氣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堅定不移。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最好的紀念是以更大決心和力度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繼續擴大制造業和服務業的開放,尤其在養老、醫療、教育、金融等領域。

習主席在全國人大閉幕會上強調,“我們要以更大的力度、更實的措施全面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貫徹新發展理念,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不斷增強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讓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活力更加充分地展示出來。”總理答記者問時指出,40年來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和開放是密不可分的。“如果說中國的開放有新變化的話,那就是門會越開越大”。

2)精準還擊美國農產品、汽車、飛機等,匯率貶值,拋售美債,限制美國企業投資,以打促和。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自競選時就已初現端倪,去年4月6日,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舉行了特朗普上臺來的首次會晤,此次會面敲定了中美之間關于經貿談判的“百日計劃”,其后11月特朗普訪華簽訂2500億投資與采購訂單。但特朗普之后的表態并未對華友好,對華貿易保護主義勢頭不減。此種情況下,只有設定我方的底線,明確提出我方的關切點,反制美國。2018年11月美國將迎來國會中期選舉,我方可打擊其選票居多的行業和領域,轉從他國進口,比如農業。中國是美國農產品第二大出口市場,占美國農產品出口的15%。這些農產品的種植者,正是幫助特朗普贏得大選的關鍵選民。與此同時,可以選擇匯率貶值,拋售美債,限制美國企業投資等進一步反制措施。

3)聯合歐盟、亞洲、非洲等其他國家和地區,繼續發展“一帶一路”,持續擴大中國影響力和爭取支持。美國的收縮戰略(“美國優先”)為中國擴大國際影響力提供了有利空間,在氣候問題、全球化問題中國贏得了國際尊重。“一帶一路”建設為其他帶去了投資和貿易機會,我方應繼續推進“一帶一路”,同時轉從歐盟、亞洲、非洲等其他國家加大進口,分化瓦解美國對部分“豁免關稅”的拉攏,爭取國際社會支持。

4)制定新的立國戰略。中國最大的外交關系是中美關系,中美關系的本質是新興崛起大國與在位霸權國家的關系模式問題:韜晦孤立、競爭對抗、合作追隨。從過去幾百年新興大國崛起的歷史來看,當前所面臨的貿易戰、經濟戰、資源戰、金融戰等都是無法避免、必須面對的,需要卓越偉大的領導人、凝聚人心的夢想愿景、高超的戰略智慧、縱橫捭闔的外交布局、堅決靈活的執行力以及全方位的人才。

中國所需要解決的,無非是新的立國戰略問題,即面對未來政治經濟形勢演化趨勢以及世界領導權更迭,爭取一種對我有利的長遠的戰略定位,類似當年英國的大陸均勢,美國的孤立主義,中國當年的韜光養晦。

河北20选5开奖号走势图